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金秋十月

辛勤耕耘,开心收获

 
 
 

日志

 
 

秦古官道蹄印犹存 今朝动车风驰电掣  

2009-11-06 00:01:05|  分类: 国计民生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秦古官道蹄印犹存 今朝动车风驰电掣 - ctggzcxj - 金秋十月 秦古官道蹄印犹存 今朝动车风驰电掣

           ----------写在武广客专开通之际

历史在这里交汇,时空在此浓缩,心灵为之震撼,精神在此升华,世上的事情也许本来就含有不少机缘和巧合。为了配合武汉至广州即将开通的我国真正意义上的时速350公里/小时客运专线高速铁路,铁道部政治部宣传部、中央电视台、中国交通运输协会、湖南京沪广列车广告有限公司等单位计划联合拍摄7集电视纪录片《里程碑——武广客运专线全记录》(原片名《粤汉新途》)。2009年10月24、25日我陪同铁道部影视中心的闫海鹏老师、陈志一老师等一行三人,参加了关于新南岭隧道的拍摄。回首这四年的艰苦征战历程,我思索着什么东西最能代表我们施工的地域特点呢,从地图上看,我们施工这里是南岭山脉的五岭之一---骑田岭,正是长江水系与珠江水系的分水岭。

折岭骑田岭支脉,村子因此而得名,被称为折岭村。现在正式称呼是邓家塘乡邓家塘村折岭头组。我想起了施工进场初期,当地村民告诉我,我们天天上下班走过的青石板路,其实是古时候的官道,也可以说是古代的—— “湖广高速” 百里大道。这让我感到一些惊奇,看到地上蹄印斑驳的坑窝,不能不使人折服,无庸置疑这的的确确是需要千百年踩踏,才能磨励出来的古道。2007年10月15日的《长沙晚报》曾为此做过专题报道,文章题目叫《湖南发现秦始皇南征古道 骡马脚印千年犹在》,据报载:湖南现存古驿道中年代最早的古道,专家认为该道堪称中国现代公路“老祖宗”  

  “这条路就是历史上著名的湘粤古道,没想到郴州还保存着这么完整的一段!古道上这些深深的骡马蹄印,只有经千百年反复的践踏才有可能形成,这是名副其实的历史脚印啊!”前日,省文物局副局长何强站在一条隐藏在南岭崇山峻岭之中的古道上,感慨万千。  据湖南省第三次全国文物普查考察组专家考证,这条位于郴州市苏仙区邓家塘村折岭头组的古道,就是曾在过去两千年里,沟通中原与岭南一带的交通要道。“它在当时的作用,就相当于今天的京珠高速,是现代公路的老祖宗呢。”对该古道有相当研究的省文物局地方史专家、研究馆员谢武经说。 

  追根溯源 秦始皇南征军踏踩而成邓家塘村折岭头组村民说,这条约三四公里长的石板路,石板上密布着小洞,有老人告诉后辈,这些小洞其实就是骡马踩出的脚印。 通过对明万历年间郴州县志中地图的考证,谢武经认为,这条石板路正是其中提到的骡马古道,又称为“湘粤古道”。 那么,湘粤古道从何而来,它的背后又隐藏着怎样的故事呢?据谢武经从《郴州志》中考证:“骡马古道,即城区裕后街南关上至宜章百里大道。始建于秦始皇三十三年(公元前214年),石板路面,宽2~3米。古为中原通往岭南的交通要道。”秦始皇统一全国时五十万大军远征南越,其中一支十五万人的小分队从现在湘粤古道的位置由湖南开往广东,湘粤古道正是这十五万大军硬踩出来的,后来历代修建成路。 

  《万历郴州志》记载说:“飒凿山通道,垂利世世……”即讲汉光武帝建武年间,卫飒任桂阳(郡治在今郴州)太守时,花大力气改造了湘粤古道:他在道上增修亭馆,供往来行人食宿;还建立了邮驿,方便官书传递。 (略)

 秦古官道蹄印犹存 今朝动车风驰电掣 - ctggzcxj - 金秋十月    

秦始皇时候开凿的古驿道。不偏不倚正好与2009年建成的武广客运专线新南岭隧道神奇地重合,从隧道顶部通过,也就是说2000多年前的劳动人民在没有任何先进科技的指引下,他们选择的路线,与当今具备卫星遥感技术和航拍技术科学发达手段的今天有着惊人的巧合,这不能不让人佩服古人的聪明和智慧,也让拍摄了一路的摄制组老师们兴奋不已,连声说,这下总算找到了创作灵感了。为此,特地调整了拍摄计划,又往后延期了一天,专门拍摄“和谐号”动车组经过新南岭隧道的画面,第二天我们一大早就奔向头天选好的拍摄机位,深秋的朝阳,把山峦洒上一层金黄,摄影师陈志一老师,更是上拉下摇,试着镜头。我也忙不迭拍下这生动的画面。摄制组太满意这个地方了,不光是骡马古道与武广高速铁路与此重合,而且还有一条废弃的铁路路基静静地在荒草中蜿蜒。它是京广线的前身,也是大名鼎鼎的粤汉铁路遗址所在。这段诞生于1936年的古老铁路,标志着中国历史上最早的商办铁路。在通往折岭村的废弃的路基上,还有一座“廖家湾隧道”,洞门顶上镌刻的洞名还依稀可辨,落款是民国二十五年,谁题写的洞名倒是模糊不清不可辨认了。更为奇特的是在方圆不到1平方公里的范围内,我们能将秦皇古道、粤汉铁路、老京广、衡广复线(新京广)、京珠高速公路以及即将诞生武广高速铁路都统统纳入人的视野里。简直可以称作浓缩版“中国交通编年史”,真看得出这“湘粤咽喉”之地的神奇和重要了,也为摄制组提供了十分富于想象力的表现空间。

   在我们静静的等待着动车组的到来之时,山边却传来一阵阵清脆悦耳的牛铃声,原来是村民下地赶着牛沿着秦皇古道走来,陈志一老师立即掉转摄像机录下这富有浓郁生活气息的画面,简直可以说这是神来之笔。按着预定的行车计划,9点58分,一列两拖六厢的动车组随着一声长笛,携风持电呼啸而至,短短数秒钟就在我们面前消失。我们都不约而同的举起手中的相机和摄像机,记录着撼人心魄的时刻,随着渐行渐远的列车,我的心里泛起一缕莫名的滋味,我们辛辛苦苦近千人四年的劳作,被这时代的宠儿,数秒钟就飞驰穿过,我们的一切付出都凝聚在这短短数秒之中化为永恒,她将也如同“秦皇古道”一样化为中国交通史上的里程碑,或许这就是“秦皇古道”凤凰涅槃。或许这就是我想表达的东西吧?这正是:骡马蹄窝再现古道雄风,和谐动车更显今朝芳华。

  当我们拍摄即将结束时,还专程到到由湘粤古道的驿站发展而成折岭头村拍了一组镜头,村里的青石板没有村外野草的覆盖,路更宽一些,在村内,离古道不远有一棵生长了几百年的女贞树,去年的冰灾折断了树的部分枝干,剩下的树干萌发的新枝依然翠绿,显得勃勃生机。树下一口古井也同样有着数百年的历史。古井是折岭头村人生活的命脉,全村的生活用水都来自这口古井。村里现在只剩下十几户人家,见不到一个年轻人,都是上了岁数的老人,厮守着这份古老和平静,厮守着这份回忆。

                                                             2009-11-5于郴州

 

秦古官道蹄印犹存 今朝动车风驰电掣 - ctggzcxj - 金秋十月

                  早已废弃的粤汉铁路广东和湖南的分界点折岭隧道。

  评论这张
 
阅读(535)| 评论(18)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